中文ENG

观点:油价之争,海湾国家面临挑战与机遇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6-7-7 点击量:861次

    作者:Raj M. Desai,布鲁金斯学会客座高级研究员

    来源:布鲁金斯学会, 2016.6.3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 6月2日在维也纳的会议并未就“冻产”达成任何协议,会议结束后国际油价下跌了2%。这意味着在国际竞争和能源变革的大环境下,富产油气的海湾国家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OPEC的时代正在终结,海湾国家合作委员(GCC)的成员国都陷入困局。在过去的近20年中,高油价推动了海湾国家的快速发展,而2014年开始油价的持续下跌给这些国家的治理造成巨大压力,也酝酿了其国内劳动力市场与福利制度的变革。

        对海合会的成员国来说,产油过剩促使其削减公共部门的投入和税收。但在海合会国家,本国公民更青睐低产力、高待遇的政府工作,而生产技能和待遇都很低的私人部门则被家族企业所控制。尽管政府制定了劳动力归化政策,本国公民占据公共部门、外籍员工占据私人部门的这种分裂局面并未改变。

        根据Polity IV,有14个人均收入超过1.5万美元(购买力平价)的国家被列为独裁政体。其中11个都是油气盛产国。这暗示石油财富与专制统治之间的微妙关系。当油价下跌时,政府倾向于通过向公民赋权维持统治。20世纪90年代,科威特经历油价低迷的惨淡时期,这一时期首次出现了反对党参加的多党议会选举;同一时期,沙特举行了第一次地方选举,卡塔尔赋予女性选举权。而当油价上涨时,领导人可以用其国家财富保障专制统治。2011年阿拉伯之春发生后,此时国际油价超过100美元每桶,沙特、巴林和卡塔尔都增加了公务员、士兵和武警内务人员的工资;同时都镇压了公民抗议,暂停政治自由化进程。

        最终,摆脱财政赤字的努力将落实到多样化的改革。卡塔尔酋长谢赫•塔本哈马德阿勒萨尼早已发出警告,国家已不再能“提供一切”。沙特的“愿景2030”计划希望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当然,也需要政府治理的重新定位,勾画经济多样化发展的蓝图。但最重要,也最难实现的是,统治者需要放弃对一个真正独立的商业阶级的恐惧。这一阶级通过企业家精神和辛勤劳作获得财富,而非移民、贵族身份或其它优越条件。机会平等和多样化发展正是经济硬币的正反面。

    (程铭编译)
    www.brookings.edu/blogs/future-development/posts/2016/06/03-oil-prices-reform-opportunities-gulf-states-de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