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

公共外交2016论坛-曹玮:公共外交的政治功能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6-5-3 点击量:1502次

        首先非常感谢北外公共研究中心的邀请,我个人觉得举办这次公共外交学术共同体会议非常重要,在我们自己学术研究过程当中,的的确确发现近几年公共外交的理论推进出现了极大的困难,虽然在2008年到2012年之间我们公共外交学术成果比较多,但是2012年之后我们基本上没有发现在国内甚至国际上有比较重要的、实打实的实际成果。

        回过头来说为什么会这样。我个人认为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国际关系学界没有回答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究竟我们公共外交研究的是什么,或者说我们公共外交的功能是什么?我们知道在学科研究当中明确一个研究问题是多么重要,国际政治学科是20世纪初建立起来的,可是他怎么能够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研究领域呢?很简单,是因为摩根索,摩根索说国际政治有一个独立的研究问题,我要研究的是一个政治行为是否增加或者减少一个国家的权力。因为他提出了国际政治研究问题,这个研究问题是其他一切学科不研究的问题,国际政治学科就因此建立起来了。

        公共外交研究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和其他学派有什么不同,目前我们学界并没有共识的。虽然如此,但是我们发现有一个主流的观点,或者说非常普遍性的观点,那就是认为公共外交的研究问题是应该怎样做才能提升一国的国家形象,也就是将公共外交和国家形象挂钩。将国家形象与公共外交挂钩是否正确呢?我个人认为这可能是有些偏差的,有两个理由,第一个公共外交毫无疑问是外交的一个分支,因此我们需要首先分析外交是功能是什么?近现代外交发源于14、15世纪的亚平宁半岛,它当时的代名词就是欺诈,和国家形象是没有关系的。即便是到了20世纪初以后,我们整个外交由秘密外交发展到了公开外交,我们外交的最首要、最基本的功能依旧不是提高国家形象,而是希望以和平手段解决国家与国家冲突的问题。

        第二个理由是,我们不但要看外交的基本功能,还要看公共外交的一些经典案例是否存在跟国家形象相关的内容。虽然目前学界关于什么是公共外交存在很大分歧,但是有一点是有共识的,即在公共外交活动中有一些我们大家都认同的经典案例。比如说冷战时期美国在苏联、中东的一些宣传活动。大家可以仔细体会一下,当时美国一系列宣传活动的首要功能是和国家形象相关吗?我想应该不是的,他是通过一系列宣传活动,破坏目标国民众对本国的忠诚感,他期望能拉开受众国民众与本国的距离。因此,这和国家形象也没有必然联系。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认为公共外交所研究的主要问题似乎不应该跟国家形象相关。那么,它应该回答什么问题呢?

        我认为公共外交研究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做才能够通过受众国的民众实现明确的政治安全目的,或者说如何做才能让人家在自己的阵营当中而不是与自己敌对,我想这应该是公共外交的核心东西。

        在公共外交这个词引入中国之后,出现了这样两个问题:一是把公共外交和国家形象混淆在一起,认为所有和国家形象相关的活动全部是公共外交活动,这样的理解是有偏差的。比如说一些老师研究过程中说一国民众到其他国家旅游算不算公共外交?你说这属于外交部管辖的东西,是外交研究领域就有点牵强。二是许多学者无限扩大公共外交的外延和内涵,以至于把传统传播学的东西、把传统的社会文化学的东西都拿进来,说这就是我们的公共外交的东西,这对人家是不公平的。当一个概念或者当一个研究领域变的无所不包的时候,实际上就失去了学科意义,我们的研究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我想表达的核心观点是,一个学科想有发展,而恰恰我们出现了这种研究的上的瓶颈,我们必须确定他核心研究的领域。我再举个例子我们国际政治当中有一个非常成熟的理论或者成熟的范围之一,叫做结盟理论,没有人否认结盟理论是成熟理论。我聚焦了所以我的理论可以推进,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也希望以后跟各位老师探讨,去继续研究我们公共外交到底的核心研究领域是什么,希望能够推动一些学术上的进步,让公共外交真的是实打实落地,而不是继续漂在空中,谢谢各位老师。

    (发言人系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