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

公共外交2016论坛-赵鸿燕:面对面交流-虚拟空间与真实世界的战略构建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6-5-4 点击量:1501次

        发言题目中“虚拟空间与真实世界的战略构建”指的是“新媒体公共外交战略”。我认为,虚拟空间和真实世界的传播内核是一致的,就是“面对面交流”(face to face),或者“人对人”(people to people)关系的构建。我的核心观点是,我们要做“最能打动人心”的公共外交。

        第一,新媒体公共外交要体现出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化,网络的节点是人。

        什么是真正意义的“网络化”?真正意义的网络化不止包括新媒体这个平台,这种技术,而是网络化的视角和潜在的交流动机。社交媒体在全球能够迅猛发展,其动因就是源自于人的基本需求之一,也就是交流的需求。

        美国公共外交官员说:“要想在现代世界中真正有效地进行公共外交,社交媒体是必需的。太多的人向往互动,但我们没有办法与他们直接接触。虚拟技术使我们有能力显著提高接触的机会。”俄罗斯重视新媒体公共外交,称之为“创新性外交”,但做得并不成功,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网络化。俄罗斯使用新媒体和使用传统媒体的方法非常相似,更多是作为信息的发布平台或“共享”平台,缺乏真正的交流和互动。

        另外,以色列和土耳其曾宣布要进行技术合作,目的是拓展两国网民之间的互动空间,以此作为公共外交的补充,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原因何在?新媒体具有灵活性和开放性,尤其注重个人层面的互动。而公众的受教育程度和媒介素养,则是制约新媒体公共外交开展的重要因素。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公民受教育程度较低,无法有效地使用新媒体,更无法传达公共外交信息,这些人实际上是被排斥在新媒体公共外交之外的。

        第二,新媒体公共外交不能也不会取代传统的面对面交流,虚拟空间和真实世界的传播内核是一致的,需要建立“人对人”的关系纽带。

        英国公共外交办公室一位“数字外交”专家表示,近年来随着新媒体的发展,他的工作更多倾向于跨文化传播而非传播技术的改革。美国公共外交官员也说过:“我们的技术不管多么高级,都不能代替留学生与国外一个家庭在饭桌上交流。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学生都能连接网络和进行虚拟交流。虚拟交流和实际交流都需要,我们需要对两种方式进行投资。”

        越来越多的公众参与到公共外交中来,获取和接受来自国外的信息。新媒体平台对于外国公众来说不仅是一种技术手段,而是他们获取跨文化信息的渠道和新的思考方式。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在新媒体平台上,应该传播什么样信息,什么样的信息才被他们认为是真实可信的;如何实现我们的外交目标,应该引导他们做怎样的思考,怎样有效地到达外国公众并得到他们的理解与支持。

        第三,我们要做“最能打动人心的公共外交”。

        公共外交的本质是面向公众的传播。我们常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随着新媒体技术的进步,天下不限于一国之天下,而是网络化结构中全球之天下;民心也不止于一国之民心,而是全球之民心。公共外交是一种非国家强制力,人权、良政框架下的公共外交往往成为某些国家的价值品牌。比如说美国,利用互联网输出价值观是美国政府长期经营的一项公共外交事业。韩国公共外交的核心目标是“入脑入心”,“赢得外国公众的心和脑”,“利用文化、艺术、语言、媒体等各种软手段来接近和打动外国公众的心”,“扩大韩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善’的影响力”。这种“善”的影响力相当于“永恒的莎士比亚”,用全人类的共同情感塑造“魅力韩国”的国家品牌。

        “打动人心”是为了获取对我们外交政策、政治制度的理解和支持。韩国提出,“韩国政府将其公共外交资源用活,是想要给各国公众留下好的印象,以此提高其对韩国外交政策的理解和支持”。在对华公共外交方面,韩国表示,“以缩短两国民众的感情距离为目标”,“最终目标是提升韩国在中国民众中的形象,使他们接受韩国在历史、国际问题及朝韩关系问题等方面的主张,引导中国舆论支持韩国主导下的统一”。美国为了改变伊斯兰世界对美国态度,在公共外交方面作了许多努力。然而,许多阿拉伯公众喜欢美国文化和生活方式,却并不认同美国在中东的外交政策。

        目前,在全球公共外交的大棋盘上,我们还没有处于领先位置,公共外交的资源和投入也相对有限。我们更应该将有限的公共外交资源“盘活”,集中在最能创造价值的领域,在新媒体平台上多下功夫,在全球公共外交博弈中获取后发优势。作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战略的组成部分,我们要做“最打动人心的公共外交”,把中国的声音、中国的影响力、中国的价值观传遍世界、感染世界!

    (发言人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