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

理论:公共外交道德标准的再讨论:基于短波电台国际传播的研究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6-7-6 点击量:915次

    作者:JuhaRäikkä, 芬兰图尔库大学

    编选自:Journal of East-West Thought, 第6卷第1期,2016年3月

        公共外交的经典含义指的是主权国家通过影响外国公众实现本国外交目标。尽管伴随社交媒体和文化交流的日益流行,出现了所谓的“公共外交2.0”,但短波电台的国际传播依然是实践公共外交的重要手段。对于短波电台的公共外交活动,人们普遍认为需要保持新闻传播的客观与不偏不倚(Impartiality),立场的偏袒(Partiality)将导致新闻道德的败坏(Moral Corrupt)。本文认为这是一种普遍的误解。传播者的立场偏袒并不必然导致新闻道德的缺失,一个具有明确政治倾向和社会价值判断的记者也可以传递出准确、平衡和公正的新闻。

    一、公共外交与短波电台

        短波电台的类型主要有五类:a) 国有—私有;b) 军事—非军事;c) 合法—非法;d)国内—国际;e) 宗教—世俗。有许多私有或团体资助的电台使用短波频段,比如巴西商业广播电台(Brazilian commercial radio)、世界基督教广播(Worldwide Christian Radio)等;一些电台致力于服务驻外士兵,比如美国军事广播与电视服务(American Forces Radio and Television Service, AFRTS);一些秘密电台是违法的,它们因为煽动颠覆政府而被禁止,如奥洛莫解放之声(Voice of Oromo Liberation);一些电台仅面向国内某一地区,通常是国有的商业电台,如澳大利亚传播公司、Kyrzyg Radio等。以上这些都不能归为公共外交传播电台,因为通常来看,公共外交国际传播电台是国有的、非军事的、合法的、国际的和世俗的,目的在于维护一国的国家利益。大多数宗教电台都是非政府的,如Trans World Radio, 但也有些国有的宗教电台同时肩负公共外交的使命如Vatican Radio等。

        参与公共外交的传播电台并不需要具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和宣传意图,它们大多数只是致力于推广自己的语言(如法国国际广播)、音乐(如澳大利亚广播)和文化(如罗马尼亚国际广播)。因此对于公共外交国际传播的道德评价需要认清只有少数电台具有较强的政治倾向,大多数的公共外交电台在道德上并没有争议。

    二、公共外交与新闻道德
     

        人们一般认为,有道德的公共外交国际传播必须保持新闻媒体的自由和独立,否则传播者将遭受道德质疑,其公共外交的效果也大打折扣。这种观点在美国极为普遍,美国传播管理委员会(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 BBG)就将捍卫新闻自由作为其工作的重心。按照这种逻辑,美国政府不应干涉VOA(美国之音广播电台)的新闻自由,而受到政府干预的CRI(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就是道德败坏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不能将立场偏袒同道德败坏划等号(Partiality≠Moral Corrupt)。尽管偏袒可能导致糟糕的新闻传播,但偏袒本身并不意味着专业标准的缺失。(cf. Sterling 2004)许多国家都有为特定党派、政治运动和宗教团体发声的偏见媒体。尽管它们是非独立(Dependence)和偏袒的,但都遵从一定的新闻行业标准。比如,英国的报纸如《泰晤士报》、《金融时报》和《每日电讯报》具有公开的保守主义倾向;而《卫报》、《观察家报》则支持社会自由主义,唯一不表明政治立场的是《独立报》;街头小报也具有特定的政治立场,比如《每日邮报》、《太阳报》支持保守党,而《每日镜报》支持工党。如果说英国新闻媒体行业道德出了问题,那也不是因为报纸的立场偏袒。

        换个角度来看,偏袒促进了传播者实现行业的高标准。正如Ron Smith (2008,47) 在 Ethics of Journalism (2008)中所称,传播者更倾向于关注、报道自己偏重的问题:新闻采集、维持公共热度、选择深度报道的主题、寻求政治解决的路径,这些在道德上都是没有问题的。相反,那些宣称保持完全公正、独立的媒体却比公开政治立场的媒体更易陷入道德争议。(cf. Smith 2008, 51)CRI具有公开的立场倾向,“致力于增强中国与世界的相互理解”,“已经在全球开设了12个孔子课堂,使中文学习者受益,宣扬了中国文化。”CRI的这种立场偏袒并未导致新闻道德败坏。相反标榜自由独立的美国媒体则常遭受新闻道德的追问。BBG一面宣称要维持媒体独立,免受政府控制,一面又寄望国际传播可以“推广民主价值观”。事实上,美国更多地将人权和民主作为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其所谓的公正恰恰成为不公正。(cf. Moseley and Norman 2002)
    将偏袒与道德公正性挂钩的原因主要有两点:1)事实的扭曲(distort facts);2)错误的结论(mislead conclusions)。偏袒的目的在于正确地呈现事实,避免得出错误的结论。假设“失业率正在上升”,左翼记者可能写道“失业率上升,政府需要干预”,而右翼记者可能写道“失业率上升,我们需要提高劳动力市场的活力”。尽管结论不同,但双方都认可“失业率上升”的事实,这在道德上是没有问题的,认知判断的差异不应归为有意的道德败坏。对于短波电台国际传播来说,只要尊重事实,即使立场偏袒也是道德的。例如一个短波电台决定播出一些节目以更正外界对自己国家的误解,这一行为可能受到政府的影响,但其目标和遵循的事实都是符合道德的。

    三、可能的质疑与回答

        本文可能引起一些质疑和反驳,此处列举三种主要的质疑并一一给予回答。1)政治立场偏袒的报纸并不具有道德的正确性;2)纸媒的立场偏袒与短波电台完全不同;3)纸媒的偏袒通过推动公共辩论促进公民社会的发展,而全球公民社会并不存在,因而国际传播电台的立场偏袒并没有价值。

        1)Gene Foreman在其著作The Ethical Journalist(2010)中认为媒体人必须保持不偏袒和不偏见,但Foreman对于“信任感”的评论却是有问题的。在很多案例中,具有公开政治立场偏袒的记者要比保持“客观”的记者更受信任。比如“失业率上升,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提高劳动力市场的活力”这条新闻,如果是由一名没有公开政治立场的记者报道的,读者可能会猜测新闻背后的动机,这个记者是不是保守党;但如果读者知道作者是一名左翼,那么这篇报道支持右翼的观点则是充分可信的。诚实更容易获得信誉。

        2)一些人认为不能将报纸与短波电台的国际传播进行类比,因为短波电台的公共外交使命是不清晰的,正如Keith Somerville在其著作Radio Propaganda and the Broadcasting of Hatred中所述,一些电台的目的是仇恨和颠覆。但我们需要理性看待别人与我们的不同。人权与民主是我们追求的价值,而“民族自决”也曾是我们的自由宣言。我们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凡是和我们不同的都是Propaganda。

        3)一些人认为报纸与公共外交传播电台的道德价值是不一样的,报纸推动了民主社会的发展,而当前国际体系并不依赖像VOA、RFA或CRI这样的短波电台,全球公民社会没有存在的基础。但本文并非认为二者具有相似的使命和道德价值,只强调明确的立场偏向并不影响对二者的道德评价。此外,多数国家的报纸都是大体相似的:逐利、大众化,而内容不同、立场不同的短波电台则提供了更广阔的思考空间,从这一角度看,其价值要超过报纸。

    (程铭编译)
     

    www.cpp.edu/~jet/Documents/JET/Jet18/Raikka67-83.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