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

理论:媒体公共外交:美国和塔利班与巴基斯坦媒体的关系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4-10-30 点击量:2350次

    作者:Rauf Arif 德克萨斯大学泰勒分校,Guy J Golan 雪城大学,Brian Moritz 雪城大学
    编译自:Media, War & Conflict,2014年9月28日

    【摘要】
      本文以战时媒体关系和媒体公共外交为背景,探究了在地区反恐战争中美国-巴基斯坦以及塔利班-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作者以媒体公共外交和新闻建构的相关文献为基础的分析发现了美国和塔利班两方在巴基斯坦塑造媒体报道以赢得民众政治支持的关键因素。通过对十八位巴基斯坦媒体人进行访谈,揭示了他们在五个方面对战时媒体关系的认识:美国-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塔利班-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塔利班和极端主义组织对巴基斯坦新闻规则的理解、美国政府对巴基斯坦新闻规则的理解、以及作为巴基斯坦新闻记者信息来源的社交媒体和互联网。
    关键词:媒体关系,媒体公共外交,新闻建构,新闻规则,新闻源

    导言:
      过去十几年来,美国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部分地区展开了大规模的反恐战争,美国在该地区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战争左右了该地区和美国的政治前景。对于双方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设法影响和塑造该地区的媒体对于双方战争的描述。尽管美国希望将这场战争塑造成为“反恐和追求民主的战争”,但塔利班及其党羽(包括基地组织)却致力于将美国塑造成为外国异端侵略者。
      过去十几年,美国已经在巴基斯坦投入数十亿美元资金用于公共外交,但该地区反美情绪仍然高涨。尽管赢得巴基斯坦人民的人心已经被列为美国政府的重要目标,但美国未能成功地向巴基斯坦人讲述“美国故事”。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由于受到教派和种族关系以及使用不同语言的影响而错综复杂。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美国在巴基斯坦只能依靠当地的新闻记者作为主要的信息传递者。
      本文以独特的视角,研究在地区反恐战争背景下美国-巴基斯坦以及塔利班-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我们以媒体公共外交和新闻建构相关文献为基础,旨在发现美国和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塑造媒体报道以赢得民众政治支持的关键因素。

    一、 研究问题
      本文将围绕以下问题研究巴基斯坦的战时媒体公共外交:
      问题一:巴基斯坦记者是否认为他们与美国政府或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互动有所不同?
      问题二:在巴基斯坦记者与美国政府或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互动中,巴基斯坦记者是否会基于自己的新闻工作观念而区别对待社交媒体新闻源?
      问题三:按照巴基斯坦记者的新闻原则,美国政府和塔利班或者基地组织在他们眼里是否有所不同?

    二、研究方法
      为了了解巴基斯坦的战时媒体关系,研究对巴基斯坦记者进行了在线式的访谈。只有经验丰富的纸质或在线媒体的记者被选为采访对象。选择标准是这些记者是否有战争或国内事务的报道经验,并且需要熟知美巴关系,塔利班-巴基斯坦关系以及国际新闻标准。总共有35位记者被选中,其中18位记者最终同意进行访谈。
      对这些记者提出的问题包括五个大类:美巴媒体关系;塔利班-巴基斯坦媒体关系;塔利班/极端组织对巴基斯坦新闻规则的理解;美国政府对于巴基斯坦新闻规则的理解;作为巴基斯坦记者信息源的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在研究中,我们采用了标准化的开放式提问方式以确保每个受访者都接受同样的问题以免造成混乱或跑题。我们也适时地对某个问题进行更加深入的访问。

    三、结果分析
      在研究中,我们将访问的这18位巴基斯坦新闻记者作为量化样本,分析他们对于相关问题的回答。对量化数据进行主题分析(thematic analysis)后,我们将相关战时媒体关系和新闻原则分为三个主题:塔利班培育的媒体关系与美国政府培育的媒体关系;作为主要信息源的网络和社交媒体;美国政府对于巴基斯坦新闻规则的理解。
      此外,我们还问到了国务院发布的新闻是否被受访者采用的问题。尽管我们并没有为此设定特别主题,但是我们仍然统计了受访者采用美国官方新闻报道数量的平均数。大多数受访者说他们并未将国务院发布的信息当作首要信息来源,因为他们认为国务院的信息存在偏见。一些记者甚至认为国务院发布的这些信息仅仅是美国掩盖真相的宣传攻势,特别是发生美军袭击巴基斯坦人事件的时候更是如此。
      1、塔利班培育的媒体关系与美国政府培育的媒体关系
      为了研究塔利班培育的媒体关系与美国政府培育的媒体关系本质,我们设计了两个问题:一是你们怎么评价巴基斯坦记者与塔利班或基地组织的关系?他们对巴基斯坦新闻规则和新闻环境的了解程度几何?二是你们对于巴基斯坦同塔利班或基地组织的媒体关系总的看法是什么?为什么?
      十三名受访者认为塔利班同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本质上是积极的。他们大多数认为塔利班对于巴基斯坦的新闻规则相当熟悉,并且都与媒体有着较好的关系。并且,多数受访者认为新闻记者比较容易接近塔利班;相反,与美国官方的接触几乎是遥不可及的。
      另一位受访者说:“我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组织纪律性印象深刻,他们非常熟悉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的新闻习惯。”但是一位受访者指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会使用武力威胁一些记者对其进行报道,他说:“塔利班在每家媒体中都有线人,而且还常常使用威胁的方式使媒体报道有利于自己的内容。”“如果非要与美国官方相比,我认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对媒体的理解要更加深刻。”
      另一方面,四位受访者批评塔利班使用武力威胁巴基斯坦记者报道对其有利新闻的做法。其中一位记者说:“我认为巴基斯坦记者和塔利班的关系不会太好。”
      总之,这些受访者多数认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在培养与媒体的关系方面是非常成功的。一言以蔽之,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总能够得到他们所希望的报道,相反,美国官方的新闻渠道对于巴基斯坦记者来说过于高高在上。
      2.作为信息来源的网络和社交媒体
      为了研究受访者在选择关于美国的报道时倾向于选择传统媒体还是网络社交媒体,我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你们从哪里获取关于美国的报道?”大多数受访者表示是通过网络渠道来获得传统的新闻,比如公开的报道、报纸和杂志等。一位受访者说:“我主要从美国官方的社交媒体获取有关美国的信息。”另外一位受访者说:“我获取美国信息的渠道主要是美国大使馆的官方网站,美国电影和一些传统媒体以及一些社交网站,比如Facebook和Twitter。”
      总的来说,受访者认为他们所获得的有关美国的新闻主要来自于美国官方认可的新闻渠道,而且大多数都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发给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通过调查认为,大多数巴基斯坦记者倾向于将网络和社交媒体作为他们新闻工作中的第二手新闻来源,他们仍将传统的西方媒体,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BBC作为报道美国和巴基斯坦关系的第一手新闻来源。
      此外,没有一位受访者提到塔利班通过网络渠道发布他们的消息或信息给记者。但是通过调查得出的结果是,巴基斯坦新闻记者认为大部分与美国相关的信息都是通过网络渠道(包括电子邮件)发布的,但这他们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渠道。
      3、如何了解巴基斯坦媒体的新闻习惯
      为了研究美国官方与巴基斯坦记者之间相互理解的程度及二者关系的实质,我们对受访者提出这样的问题:“你如何评价巴基斯坦记者和美国官方的关系?你如何理解巴基斯坦新闻习惯和新闻环境?”关于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我们将其分成两部分,一是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二是美国官方对巴基斯坦新闻习惯的理解。
      (1)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
      在所有受访者中,有四位受访者对美国和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持悲观态度,并且认为美国官方对于巴基斯坦新闻记者的重视程度过低。另有一位受访者强调美国官方与巴基斯坦媒体需要进行长期的沟通和接触才能拉近双方的关系。绝大多数受访者批评美国官方对巴基斯坦新闻记者区别对待,认为“美国和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有精英化倾向,只有一小部分媒体人能够接近美国官方。”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受访者对美国和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持积极态度。一位受访者说:“美国官方与巴基斯坦媒体人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并且我觉得美国官方对巴基斯坦的复杂局势有一定的了解。”另外一位受访者说:“我认为美国官方与巴基斯坦媒体人有着非常良好的沟通,这种沟通主要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的。”还有一位受访者认为美国官方在处理与媒体有关的事务时,非常小心谨慎。
      (2)美国官方对巴基斯坦新闻习惯的理解
      在访谈中,一些受访者认为美国官方对巴基斯坦的新闻习惯根本没有了解,这就是美国官方与巴基斯坦新闻记者之间沟通不畅的原因。一些受访者批评美国官方没有耐心去了解巴基斯坦的媒体人是如何工作的。一位受访者说,“我认为美国官方在理解巴基斯坦新闻习惯和新闻环境方面没有付出任何努力”。另一位受访者认为,美国官方在巴基斯坦并没有建立与巴基斯坦媒体人的个人关系,他说,“巴基斯坦的新闻环境与西方是不同的,在巴基斯坦需要建立与媒体人的个人关系,因此美国官方应该通过与巴基斯坦记者建立个人关系以改善和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

    四、结论
      美国政府和塔利班都试图通过拉拢巴基斯坦媒体以达到控制舆论的目的。但是此前的研究都将关注点放到了战时国内记者与政府的关系,很少有人探究竞争性的国际关系行为体与新闻媒体之间在全球范围内的媒体关系。
      基于对巴基斯坦新闻记者的访谈,我们得出了四点结论:
      第一,塔利班在维持战时媒体关系方面比美国政府更加成功。这主要是因为塔利班及其党羽拥有一些天然的优势:他们拥有文化的一致性,不仅语言相同,也共享相同的社会和政治文化。以前的研究认为文化一致性是公共外交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在两国政治和社会背景相似的情况下,媒体公共外交一般都能够取得不错的效果。可是,美国政府将在巴基斯坦部分地区的军事行动作为整个反恐战争的一部分,而巴基斯坦人并不买账,这使得美巴两国在政治一致性上差距巨大,因此美国在巴基斯坦的媒体公共外交很难取得良好的效果。此外,根据访谈结果的研究表明,美国官方与巴基斯坦媒体人存在巨大的认知差距。
      第二,美国官方的新闻渠道与巴基斯坦媒体之间存在很强的不信任感。尽管一些人认为这种不信任感是由于文化差异造成的,但我们通过研究访谈发现,这种不信任感很可能是因为美国官方的实际工作行为造成的。美国官方有时会封锁消息并且只与一小部分记者进行沟通,这自然会造成双方不信任感的加强。
      第三,巴基斯坦记者将互联网作为获取信息的第二来源,而美国官方发布信息的渠道主要是通过互联网。在传统社会中,信息经常是通过人际交流而不是大众传媒传递的。巴基斯坦的案例揭示,在一个传统型的社会中,如果过分依靠网络渠道发布信息而不试图理解该传统社会中的媒体环境和新闻习惯,就会导致媒体公共外交的失败。
      第四,塔利班比美国官方对巴基斯坦新闻习惯和媒体文化的理解更加深刻。巴基斯坦的媒体人认为他们很容易就能接触到塔利班的高层,但是却很难接触到美国的外交官。这说明即便是在网络时代,媒体公共外交也要也要遵循当地的新闻习惯。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美国在巴基斯坦的媒体公共外交是失败的。成功的媒体公共外交应该以互利共赢的双向沟通为基础(a mutually beneficial two-way communication),而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媒体关系大多数时候是非对称的。因此,对于战时媒体公共外交来说,最重要的因素莫过于加强对当地新闻习惯和媒体环境的了解。美国政府必须与其他国家建立起基于信任和开放的互利性的媒体关系。而且,媒体公共外交并不应该只关注于信息的传递,也应该关注那些最终会塑造和传递这些信息的新闻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