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

公共外交2016论坛-吴非:公共外交在智库、政府与突发事件中的角色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6-5-5 点击量:1540次

        因为大家讲了公共外交的学理发展的困境,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一讲公共外交的现实层面。

        在中国,当我们还在对公共外交进行理论层面的探讨,还在和公共国际关系或者传播学方面进行交接或者划清界线时,俄罗斯的公共外交已经在现实层面上向前推进了。

        我主要以俄罗斯在乌克兰事件中的表现,来探讨俄罗斯的公共外交的实践。因为他的公共外交已经和他的安全战略甚至包括区域冲突已经结合起来了。

        首先,俄罗斯的公共外交是在2010年开始正式起步,主要原因是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虽然俄罗斯赢得了战争,但是被几乎全世界所以国家谴责。随后,梅德韦杰夫总统下发总统令,建立了三个涉及公共外交的组织。这三个组织有许多工作人员是我的校友,所以我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俄罗斯公共外交组织的工作。

        这三个组织包括:俄罗斯国际事务,其精神领袖是前国会秘书长:世界和平基金会,又称世界基金会,由斯大林时期外交部长的孙子莫洛托夫组织,其真正执行者是前外交部亚洲司的司长;和格尔加托夫基金会。这三个涉及公共外交的协会各有侧重,一个侧重在国际事务的参与,世界和平基金会比较侧重教育,格尔加托夫基金会则侧重文化方面的公共外交。

        这听上去有些宽泛,但实际他的措施非常严谨。在乌克兰事件发生之前,世界和平基金会就已经开始在克里米亚地区进行教育投资,解决军港内所有军官子女的教育、就业问题。这使得在乌克兰事件爆发时,世界和平基金会能够立刻转移100万乌东居民。

        此外,国际事务学会在乌克兰事件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它阻止了波兰的资金和人员进入乌克兰,使波兰没有办法在乌克兰问题中施加影响,在乌克兰和俄罗斯对抗的,只剩下北约的军队。

        我认为,在冲突事件中,公共外交不仅可以扮演一个提前预知的角色,而且可以进行冲突前的预防,并把这个冲突的可能性降低到最低。

        其实双方都不希望发生大的冲突,那么应该如何预防呢?俄罗斯基本上已经预知了冲突,所以其成立的三个基金会都是具有针对性的,并且在四年之后的乌克兰危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发言人系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