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

公共外交2016论坛-陈维:地方智库如何服务城市公共外交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6-5-25 点击量:969次

        地方智库是为地方公共外交提供政策建议与智力支持的一个重要主体。在国际学界对城市公共外交的研究中,一些学者曾提到3T(即technology, talent, trust),其中talent更多就是指城市公共外交中的人才因素(智力因素)。地方智库是地方人才和智力的汇聚之所,在开展城市公共外交的过程中,如何发挥地方智库的作用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课题。

        地方智库有三种类型,第一类是地方政府智库,包括党委政策研究室,政府研究室、部门的研究机构、地方社科院还有党校、行政学院这一块;第二类是地方高校智库,第三类是地方社会智库。在开展城市公共外交的过程中,这三类智库都有不同程度的参与。在地方智库服务地方公共外交的途径和方式方面,我认为目前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定位问题,即地方智库在服务城市公共外交方面,是否与中央级或者说全国性的智库存在一种定位上的区隔问题。目前中央级或者全国性的智库可以为地方公共外交提供政策建议,而每个地方的本地智库也都会以服务地方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为目标为地方公共外交提供建议。那么在定位上他们是否存在一些区隔呢?比如说中央级或者全国性的智库会不会更多以外部研究者的角度,以比较中立的视角切入,进行更多是宏观方面的研究?在立场上不会为个别的地方去进行游说,也不为地方争取具体的政策支持作为其出发点。在成果形式方面,更多是以公开的综合分析框架、分析模型、指数(例如对外友协发布的城市友好交往度指数)、报告以及今天许多老师强调的效果评估为主?而地方智库是不是更多地思考地方开展公共外交的具体战略和亟待解决的具体问题,更侧重于微观问题的研究,在成果形式方面更多是以公开或不公开的报告、内参、实施方案或者是内部的自我评估为主?那么在这样一种整体的制度设计上,可以减少一些大而全的重复建设,毕竟地方智库的资源和能力有限,其发展还是要发挥自身的优势,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

        第二个问题是管理问题。管理问题一方面包括如何处理地方三种类型智库之间的关系。地方政府智库、高校智库和社会智库之间存在着信息的不对称或者不平衡的问题,这就导致有一些类型的智库,它可能难以掌握真正需要的一些关键的资料,不能把握问题的实质,出来的成果也无法被采用,造成资源的浪费。例如目前高校智库人员在获取信息和发布成果方面,没有比较完善的法律和一些相关的规定,所以有些行为比较难以界定边界,出于种种顾虑,在行动力上有时就不如社会智库(例如新闻媒体型的智库),或者咨询公司、公关公司那样高效和便捷。体现在实践上,有一些地方政府的城市公共外交设计可能就更倾向于委托国内外的咨询公司例如零点、奥美、麦肯锡这些来做,这是管理方面的问题。

        管理方面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不同问题领域的地方智库的分工整合问题。公共外交落实到地方的层面就越来越具体,在地方层面其实也存在着类似咱们今天进行的这样一种跨学科、跨部门、跨领域这样一种协同,甚至在地方的公共外交具体问题领域会有一些今天会场没有出现的学科的身影。比如说地方的国际化,这一方面其实做得更多的是经济学方面,已经有较成熟的研究体系。另外,例如今天上午尹继武老师提及的公共外交与中国的规范输出问题,在具体的国际规范方面,例如非传统安全方面的治理规范,到地方层面往往会落到城市规划领域或者法律领域。比如说以大连为例,涉及到海上安全问题,一般需要参考国际海事法这方面的专业咨询。越到地方需求越实在,如何有一个比较好的制度化的设计来协调这些提供政策建议的主体,并且使他们之间能够发挥更好的协同作用,避免不必要的竞争,这可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第三个是制度问题,地方智库服务于城市公共外交的途径,目前更多是以零散的项目委托为主,常设的制度较少。在地区分布方面,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决策平台开放性往往越强,像上海的城市公共外交设计,地方智库的参与就非常活跃而且卓有成效。而一些内陆地区则相对少一些。从时间来看也存在着一种不平衡,在有的时间节点,例如一些规划制定之前,对智库参与决策的需求较多,其他时候则较少。存不存在比较制度化的设计,例如从纵向来看,能不能梳理出一些比较成熟的,至少说运转10年以上甚至有的20年以上的地方智库服务地方发展的制度;从横向来看,有没有智库之间的联合,例如国内和国际智库联盟、智库网络的做法。这些都是我们现在研究当中需要关注的一些问题,具体的在实践操作方面我们研究者也很希望能够更多地倾听实践者的经验。

        城市公共外交的发展需要应对和破解的问题很多,如何健全地方的智力支撑体系,为科学决策提供真正有价值的参考建议,以科学决策引领城市公共外交的发展,应是我们下一步思考的方向。
     

    (发言人系大连外国语大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