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

观点:特朗普要当总统?——对中国的影响有哪些

  • 【打印】分享到 :

    作者:admin 时间:2016-6-29 点击量:1041次

    By Zhibo Qiu, May 05, 2016

        继共和党的领跑者唐纳德•特朗普在超级星期二横扫五州大获全胜后,他又在5月4日的印第安纳州初选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举夺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尽管针对特朗普的反对声音从未停止,甚至他的两个对手还结成了联盟,但特朗普依然赢得了1047张党代表票,离获得党内提名资格只差不到200票。目前克鲁兹已宣布暂停竞选,这位房地产大亨似乎毫无争议地将锁定共和党提名。

        目前为止,特朗普已赢得1040万张选票,还剩下九个州,他十分有可能打破小布什1080万张选票的记录。这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具戏剧性的真人秀节目:一位难以想象的总统候选人正在变成现实。如果特朗普成为总统,那么中国应对美国的传统思路可能需要作出改变,根据特朗普的竞选言论,他可能将在贸易、安全和全球领导力方面的对华政策上作出重大突破。

        特朗普对中国提出了强硬的贸易政策,他认为,对中国产品征收高关税可以“打败”中国,使美国再次强大;同时,特朗普怀疑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的必要性,许多美国的分析家都认为中国将极大地从美国的亚洲盟友疏远和减少军事部署中受益,然而在贸易和安全上,其正面影响和负面影响都被过度夸大了。
    至于全球领导地位,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政策可能会将美国从当前的国际治理承诺中抽离出来,相比之下,中国正日益摇身变为“规则制定者”,成为区域和国际的领导者。

    一、 贸易

        相比于特朗普在其它问题上的模糊立场,他在早期就抛出了对华贸易的相关政策立场。在他的竞选网站上,特朗普有一整页是关于“中美贸易改革”,也是仅有的七项政策立场之一。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的最终目标是将上百万的制造业就业机会带回美国,他还提出要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这对中国来说似乎是个坏消息。

        2015年,中国超过加拿大,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在过去三十年中,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严重依赖低成本制造产品的出口,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是否将严重打击中国的制造业发展呢?或者在更广泛的层面,是否将损害中国经济呢?

        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早已不是特朗普所描述的那样。中国的低成本和低附加值制造业正在面临劳动力成本上升、产能过剩以及环境污染等困扰,因此中国并不是单纯依赖于出口劳动密集型廉价产品,而是转向制造业供应链,集产品、技术、资金、管理、出口服务和标准于一体。在过去三年中,中国已经启动了一系列的产业政策以提升其工业能力,发展创新型和消费型经济。去年中国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是提高其高端制造领域水平,包括高速列车、核电、生物、航空技术等。

        至于特朗普承诺要创造的就业机会,更有可能是对劳动密集型产品收取保护性关税,但鉴于中国国内正在进行的产业升级,特朗普可能过高估计了减少出口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出口需求减少将迫使中国制造业加快创新,步入全球价值链上游,这也正是中国希望看到的。

        其次,特朗普还曾批评美国企业将工厂和业务运营搬到海外。如果特朗普成为总统,美国的跨国公司很有可能被迫离开中国等新兴市场,这将产生市场真空,而中国企业将迅速填补进去。事实上,中国国内的供应商已经在逐渐取代国外的高科技公司,特朗普的政策或许会加速这一进程。

    二、 安全

        在安全性方面,根据纽约时报对特朗普的近期访问,他并不重视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提出的“亚洲轴心战略”。出人意料的是,特朗普似乎也不太喜欢日本这位坚定的盟友。他说:“我对中国有着强烈的感情,我非常喜欢中国,也尊敬中国的领导人。”可是日本并没有收到这样的称赞,反而他说:“我们应看到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问题,日本一直在向美国出口而美国却没有向日本出口什么,这非常不公平。”特朗普还多次谈到,打击美国的主要对手是中国,紧接着就是日本,这一关于贸易问题的评论已惊动了日本政府。

        特朗普还明确地表示拒绝为日本和韩国提供免费的安全保护,他将从亚洲撤出美国军队。他在北约问题上也提出了类似的疑虑,认为美国为北约付出的成本过高,而北约盟国却没有为美国的军事保护付出多少。正如布鲁金斯学会学者Thomas Wright所写道的,“如果特朗普当选,俄罗斯和中国将得到一个数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机会,即以美国为首的联盟系统将面临分崩离析。”

        然而,中国能够从美国留下的权力真空中获益仍是个未知数。美国从亚洲撤军也提升了中国的潜在危险:首先,约束朝鲜核野心的责任会完全落在中国肩上;其次,特朗普会同意日本拥有核武器以应对朝鲜的威胁;第三,美国从北约撤出可能进一步动摇欧洲稳定并加速右翼政党的发展势头。过去十年,中国已经在欧洲市场投入大量资金,并将其视为高端制造业产品的潜在市场,而如果欧洲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将威胁到中国的海外商业利益;第四,美国减少在南海的军事存在也不一定会推动中国的邻国向其靠拢。

    三、 全球领导力

        特朗普“孤立主义”外交政策的核心概念是美国将不再担任“世界警察”,把重点放在国内的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上。如果特朗普成为总统,美国很可能会在联合国系统内减少所要承担的义务,并降低全球领导地位。3月时,特朗普还抨击了国际机构的“无能”。

        与此同时,中国会走向相反的方向。中国通过塑造区域和国际制度、规范和标准,慢慢使自己从“游戏玩家”变为“游戏规则制定者”。中国曾多次承诺,愿在联合国框架下发挥国际治理的领导作用,今年中国也成为了联合国的第三大捐款国,并进一步计划将在未来三年承担7.9%的联合国会费和10.2%的维和摊款。特朗普和联合国的敌对立场可能会使北京接管在这一多变平台的领导地位。

        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这场全球领导力的争夺,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倾向和他不讨喜的个人形象可能会威胁到美国软实力和公共外交的长远目标。例如,英国议会在年初就对禁止特朗普进入英国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此外,特朗普苛刻的移民政策将使更多外国年轻人返回祖国,而相比之下,中国正在放宽移民政策并提供丰厚待遇吸引全球的优秀人才。随着时间的推移,移民的加入也将逐渐提高中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并加强软实力。

    (刘爱冰编译)

    thediplomat.com/2016/05/president-trump-the-view-from-china/